“你……你想借机杀我?”仓桥直见吓得面色如土,直接跑到甲贺万叶身边才有安全感,急忙道:“甲贺先生,你一定要保护我,只要能保证我没事,你要多少钱都可以……”

  甲贺万叶神色凝重,手中武士刀发出“嗡嗡”的刀鸣声,似乎是在宣泄这他内心的愤怒,道:“仓桥君放心,有我在这里,我可以保证,我会斩杀陈飞宇,而且你不会掉一根汗毛。”

  仓桥直见彻底松了口气,面对陈飞宇嚣张大笑道:“你也听到了,有甲贺先生在这里坐镇,你休想得逞!”

  陈飞宇连看都没看仓桥直见一眼,像无视空气一样无视了仓桥直见,直接对甲贺万叶道:“不愧是东瀛武道榜上排名第四的强者,果然自信十足,可惜,很多时候,人往往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,而低估了对手的实力。”

  仓桥直见脸色一变,双手紧紧地攥起来,可恶的陈飞宇,竟然敢无视本大少,等你被甲贺万叶擒下后,我一定要亲手折磨你!

  甲贺万叶道:“我的自信,恰巧来自于我的实力,而且我并没有低估你,世人皆传你陈飞宇以‘剑’成名,可你刚刚跟我交手的时候,只用了拳脚功夫,这说明你同样没有施展全力。

  不过,这又如何,在我的刀面前,就算你施展出全力,也一样逃脱不了被我手中的刀斩杀的厄运,因为我的名字,叫做—甲贺万叶!”

  他大喝一声,持刀下斩,凌空劈向陈飞宇。

  顿时,一刀巨大绚烂的刀芒凌空出现,以极快的速度,向陈飞宇冲去,所过之处,万物皆斩!

  陈飞宇嘴角翘起一丝笑意,这股刀势的确凌厉,可是和中月省岑啸威的霸刀比起来,还有一段距离。

  “这般威力的刀罡,就敢大言不辞地说要斩杀我,你们东瀛人的自大,着实贻笑大方之家!”

  陈飞宇不闪不避,突然剑指上挑,“斩人剑”赫然上手,劈向前方的刀罡。

  众人只觉眼前充满了瑰丽的红色,仿佛大厅变成了鲜血的世界,并且狂暴之气充溢整个大厅!

  一股颤栗感从众人心底升起。

  霎时间,刀剑相交!

  狂暴的气息轰然爆发,整个游轮好像都承受不了这股巨力的冲击,船体左右摇晃起来,众人纷纷站立不稳东倒西歪,尖叫声四起。

  甚至就连甲贺飞鸟和甲贺伊人兄妹,都差点站立不稳,心中暗暗惊骇,这种等级强者的对战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  等众人好不容易立稳身形,抬眼向陈飞宇看去,不由纷纷骇然。

  只见陈飞宇立于原地,右手剑指处,出现一道三尺长的红色剑芒,剑身四周还有细小雷霆交缠游走,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,而甲贺万叶先前所劈出的刀罡,已经消散得一干二净。

  陈飞宇竟然轻易挡下了甲贺万叶的刀罡!

  众人纷纷惊呼出声,对于陈飞宇所展现出的实力,再一次刷新了他们的认知。

  甲贺万叶看向陈飞宇剑指端的“斩人剑”,心神越发凝重,道:“你这道剑芒的气息,已经有了‘传奇中期境界’的威力,华夏武学果然不凡。”

  “好眼力!”陈飞宇称赞道:“此剑名叫‘斩人剑’,虽是斩‘人’,却有斩神诛鬼之威,川本明海就是败在此剑之下。”

  甲贺万叶点点头,道:“不得不承认,川本明海死在你的手上,一点都不冤。”

  “所以川本明海来华夏主动挑衅我,是一个巨大的错误,而这个错误,只能由他的性命来弥补。”陈飞宇举起“斩人剑”,指向大厅中的诸多权贵,玩味道:“那你们呢,是跟我陈飞宇作对,犯下和川本明海同样的错误,以至于被我斩杀。

  还是吸取川本明海的教训,今后对我陈飞宇退避三舍?还是那句话,是敌是友,是死是生,皆在你们一念之间!”

  偌大的大厅中,陈飞宇一人一剑,再度威胁东瀛诸多高高在上的权贵。

  气吞山河,睥睨无双!

  周围众人脸色齐刷刷变得苍白起来,之前因为甲贺万叶到来,而放松下来的他们,因为陈飞宇所展现出的超强实力,再度紧张担忧起来。

  甲贺万叶握紧刀柄,冷笑两声,道:“在我面前威胁他们,陈飞宇,你的嚣张超过了我的想象。”

  “在你看来是嚣张,但是在我看来,却是在叙述一件事实。”陈飞宇抬手,“斩人剑”豁然指天,狂暴的气息冲击下,无数人为之色变。

  紧接着,只见陈飞宇眼神睥睨,对甲贺万叶道:“所以,你确定还要继续跟我战斗吗,我的剑,与你的刀,交锋起来足以将整艘游轮都给拆了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神针侠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秘密情缘老孙徐蓉蓉只为原作者陈飞宇苏映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飞宇苏映雪并收藏神针侠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