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这样做,是不是有些不好?”

  那黑人,也就是从拉丁美洲原始丛林里走出的阿拉熊,进了胡同,手中拎着钱,脸上一脸羞愧。https://

  “汪汪汪……”

  那狗瞪了阿拉熊,一脸严肃。

  “你是说,那些有钱人的钱,都沾满了普通人的血汗,我这算是劫富济贫?”阿拉熊看着大黑狗,疑惑开口。

  “汪汪汪……”那狗的脸色,更为严肃。

  “你确定,钱够了,买下那颗祖母绿玉石,然后将那玉石,磨成粉末,洒在我妹妹的胳膊上,就能找出有关我小妹身份的线索?

  还有,你之前说,找萧叶恩人,也需要钱,现在,我们是不是,可以花钱,先找一下萧叶恩人?”阿拉熊迟疑,再度开口。

  此时,一脸憨厚的阿拉熊的脸上,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。

  三天前,也就是萧叶去川南,冬至的那一个晚上,阿拉熊从工地上领了工钱,第一时间,给他妹妹买了一份饺子,然后揣在怀里,想让桥洞下的妹妹,在冬至这天,吃上一份热腾腾的饺子。

  只是,阿拉熊刚回到桥洞,赫然就看到,一条大黑狗,竟然撕裂了他妹妹胳膊上的衣服,正在直勾勾的,兴奋的盯着他妹妹的胳膊看。

  阿拉熊当时看到这一幕,瞬间热血上涌!

  阿拉熊狂怒!

  阿拉熊整个人,甚至直接进入了狂化状态。

  阿拉熊疯狂的冲向了那条狗,然后,一拳就砸在了那狗的狗眼之上,随后,一人一狗,骤然就在桥洞之下,进行了殊死搏斗。

  大黑狗当时也懵了,它只是在那个小女孩身上,感觉到了一股异常熟悉的气息,并且,感知到了一种极为诡异,震撼的东西,它想上前看看。

  但是,它才刚看一眼,就被这个如同疯子一般的野人,给打了!

  它先是一懵,随后大怒。

  他妈~的,这年代,一个野人也敢打它?

  一人一狗在桥洞下大战,大黑狗越战越心惊,它发现,这野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,实力竟异常强大,并且,这野人战斗的方式,也有些诡异。

  它咬这野人一口,这野人在狂化之中,竟然反口就又能咬回来!

  这野人疯了,根本就不怕疼,不怕死,至于狂犬病,估计这野人,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  这一战,足足持续了四个小时。

  冬至,深夜,大雪,桥洞里的大战,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  直到,四个小时后,阿拉熊从狂化状态之中退出,整个人近乎瘫痪之后,这场战斗,才算以双方两败俱伤而告终。

  大黑狗这一战,也是打的莫名其妙,震怒之中,流露着无尽的心酸。

  冬至,它刚从两伙毒贩子那弄到一笔钱,还没来得及挥霍,却先和这比它还像是禽兽的野人,惨痛的打了一场?

  它这是招谁惹谁了?

  难道是平日里,坏事干的太多了,遭报应了?

  那一刻,大黑狗甚至有些怀疑狗生。

  不过,大战之后,暴怒的大黑狗,却发现了一件让他震惊的事情,这件事情,就是这个野人,竟然能听懂兽语。

  也就是说,这个野人,能大致听懂它说的话。

  之后,大黑狗在暴怒之中,和这个野人交流,大黑狗才震撼的知道,阿拉熊还真是从拉丁美洲的原始丛林里,走出来的野人。

  并且,阿拉熊从小在丛林里,与野兽为伍,他本人又天赋异禀,很早就能听懂一些深林里,各种动物的声音。

  阿拉熊的爷爷,更是野人部落的头领。

  大黑狗震撼,恢复了理智的阿拉熊,也无比震撼。

  因为,他发现,这条狗,似乎有些诡异——这条狗的神智,高的有些恐怖。

  在阿拉熊的认知里,在森林里,智商最高的是黑猩猩。

  在拉丁美洲的原始丛林里,黑猩猩的智力最高能和七八岁的孩子相当,阿拉熊有和黑猩猩交流的经历,并且,后来阿拉熊走出原始丛林之后,还偶然在报纸上,看过一个新闻。

  那就是,曾经m国的一个黑猩猩,通过人类的训练,竟然能和人类做简单的交流。

  不过,无论阿拉熊见过的什么动物,或者看到过什么新闻,和这大黑狗比起来,那简直都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  这狗,是狗?

  阿拉熊甚至一度都有些怀疑,自己的智商,未必有这狗高!

  并且,这狗,竟然在自己狂化的攻击下,活下来了?

  以前在原始丛林里,别说是狗,就算是老虎,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萧叶苏雨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秘密情缘老孙徐蓉蓉只为原作者我本疯狂工作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疯狂工作室并收藏萧叶苏雨溪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