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朗和秦家人的恩怨,在这里的狱卒没有不知道的。https://

  夜朗这是第一次来牢房,可送银子却不是第一次,否则秦伟业父子和沈姨娘也不会比别人都凄惨,但相对比较,沈姨娘的待遇算是要好一些,至少伤势比那父子俩都要好一些。

  狱卒乐呵呵的收下银子,不怀好意的看了沈姨娘一眼,整治一个判了死刑的女囚犯,他们太有经验了,只要不把人弄死就成。

  沈姨娘自是看到夜朗的举动,骂声更加猖狂了。

  夜朗朝狱卒看了一眼,便见他会意的出去喊人,显然是现在开始就要折磨沈姨娘。

  至于夜朗会不会对其他的犯人下手,狱卒这会也顾不得了,他得了这么多的好处,实在不行花银子摆平就行,到时候还是富富有余的。

  最主要的是夜朗出手阔绰,狱卒不怕出事后,夜朗会不伸手帮一把。

  来到秦伟业的牢房前,夜朗看着已经半死不活的他,眼里并没有快意,只是还残留些许的恨意。

  “坤儿,为父真的错了,你快救为父出去吧,以后咱们一家三口永远的生活在一起,为父保证会好好的补偿你们母子的,你相信为父。”秦家主急于开口,就怕夜朗会不顾他的死活。

  夜朗抬头看了秦伟业一眼,并不做声,神色冷淡的仿若看陌生人一般。

  “你相信为父,这段时间以来,为父是真的醒悟了。是为父大错特错,不该被那个贱人鼓动,伤害了你们母子,为父现在真的是后悔不已,这么好的嫡长子不知道珍惜,却偏偏对一个没有建树的庶子上心,为父……”秦伟业老泪纵横,可在夜朗那清冷的目光下,渐渐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  夜朗的目光冷清而犀利,又带着几分嘲讽,好像看小丑一样的眼神,让秦伟业慌了。

  父子俩隔着牢门对望,周遭的声音充耳不闻,神色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  “你们看上什么?快点放开我,我不要出去,放开我!”沈姨娘被两个狱卒拖拽着,嘴里发出求饶的喊叫声。

  秦伟业下意识的身子一颤,没人比他更清楚这种喊叫声代表着什么。

  身子下意识的发颤,秦伟业紧紧的抱住了栏杆,生怕下一个被拖走的就是他,每日的刑罚让他产生了恐惧。

  夜朗勾唇冷笑,如同王者一般的俯视着秦伟业,可那笑容之下却掩藏着几分悲凉。

  曾经,秦伟业对夜朗十分宠爱,尽管是因为爷爷的缘故,可那段时间的确是夜朗最开心的时候。

  后来秦伟业只在爷爷面前才会对夜朗和颜悦色,直到他劫后重生,才知道秦伟业是最想他死的那个人,夜朗心里不恨是不可能的。

  尤其是秦伟业为了宋家的方子,演了那么一出戏,将夜朗带回秦家,暗地里却还要杀他,夜朗心里就更加下定决心,要除掉秦伟业。

  不仅仅是报仇,也是为自己的爷爷和母亲讨回公道。

  当然,这也是秦伟业自己作死,不配为人不说,竟还甘心做三皇子的狗,皇室如何能容得下一个不会成为皇帝的皇子的爪牙?

  只是夜朗毕竟是秦家人,又感恩于秦老爷子对他们母子的维护,甚至因为他的缘故而让秦伟业和沈姨娘有机会害死他,夜朗这才保住了大伯父一脉,不让秦家从此断了香火。

  往事一幕幕的在脑海里闪过,夜朗冷声道:“我今日来,是想要告诉你,再有两日我便要入赘宋家,从此后你秦伟业再无子嗣可延续香火,便是到了黄泉之下,你也只能成为孤魂野鬼。”

  “不,坤儿,爹知道错了,你救救我吧。就算你恨爹,看在你爷爷的份儿上,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秦伟业一只手伸向牢房外,想要抓住夜朗。

  “你不配提起爷爷,有你这样的儿子,定是爷爷最大的遗憾,也会因你的狠毒不孝而死不瞑目!”夜朗说完,一甩衣袖便转身离去。

  今日来探监,并非是顾念父子之情,而是要扼杀秦伟业的最后一丝幻想,让他明白往日不可追,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,彻底了断过去的恩怨,从此后他不再是秦家子嗣,只是宋家的上门女婿夜朗。

  冷漠的神色挂在脸上,夜朗头也不回的走开,不愿再看秦家人一眼。

  可夜朗并不知道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,秦伟业一脸的惊恐,好像是回想起什么场景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,满脸的悔恨。

  即便夜朗看到了,也不会因此而动容,一个弑父杀子又宠妾灭妻的男人,不配做他夜朗的父亲,没有亲手杀了秦伟业,已经是他最后的手下留情。

  回到夜府,夜朗一身的煞气已经消失不见,到处的张灯结彩让他的眼底渐渐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拐个相公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秘密情缘老孙徐蓉蓉只为原作者小丸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丸子并收藏拐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