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殷灵,你不是在聚贤楼吗?怎么会……”,最先醒过神的反倒是邀月,邀月脸色变幻如调色盘一般,他目光惊骇地看着已经走到他跟夜罗刹面前,表情极度嘲讽的殷灵。https://

  毕竟之前在聚贤楼的时候,邀月就已经见过殷灵了,按理说,殷灵根本就没可能再出现在平岑坳,可吊诡的是,最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切切实实地发生了,邀月眉头深锁,神情很是疑惑地打量着殷灵,显然还在等殷灵回答。

  当邀月追问殷灵的时候,夜罗刹并没有说话,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,但视线却没有从殷灵身上移开,殷灵的突然现身其实也打了夜罗刹一个措手不及,夜罗刹脑海里闪现出一副画面,恰好跟殷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夜罗刹目光隐晦地看着殷灵,无人知道此刻夜罗刹到底在想什么。

  当三人之间的气氛越发诡异的时候,东巷巷尾也走出了另一道颀长的身影,来人也是一眼就看到了殷灵,脸色陡然阴沉了很多,他快步朝着三人聚集的地方跑去,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,“殷灵,你居然还敢来,老宅的火灾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?”

  来人不是旁人,正是最早赶到平岑坳,简灵老宅的北辰玄玥,北辰玄玥选择性无视了邀月跟夜罗刹的存在,只是眉眼不善地瞪着太过于气定神闲的殷灵,当场质问起殷灵来。

  北辰玄玥明显是在‘针对’殷灵,可北辰玄玥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怀疑殷灵跟老宅失火一事有关,夜罗刹跟邀月此刻都是一头雾水,两人不约而同地皱眉,同时看向义愤填膺的北辰玄玥。

  北辰玄玥不是没有察觉到来自夜罗刹跟邀月的打量,但他并没有搭理两人,只是目光如炬地剜着殷灵,还在等殷灵开口,跟怒不可遏的北辰玄玥相比,殷灵倒是从容多了,她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,而后语调慵懒地反问起北辰玄玥来,“你有证据证明这事是我干的吗?”

  殷灵这话一出,北辰玄玥俊脸当即就阴云密布,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,要不是北辰玄玥一再提醒自己,他是男人,不能当着别的男人的面打女人,说不定这会儿北辰玄玥会直接冲着殷灵的面门挥拳,北辰玄玥深呼吸了两三次,目光略显凶残地瞪着殷灵,而后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块干净,素雅的手帕,打开手帕,赫然可见一枚造型很是别致且古朴的耳环,这枚耳环可不是某宝上免费包邮的那种,而是市面上找不出第二款的稀罕物,保守估价至少三千万,币种还是美金的那种,可想而知此物究竟有多珍贵,一般人谁又能戴得起呢?

  当北辰玄玥拿出这枚耳环的时候,夜罗刹跟邀月脸色都一变再变,两人齐刷刷地看向殷灵,异口同声道,“是你纵的火?”

  虽然这是疑问句,但此刻两人说话的语气都很笃定,毕竟北辰玄玥是最先抵达‘事发现场’的,而且北辰玄玥看到殷灵的第一眼就直接‘质问’殷灵,此刻又拿出了殷灵最宝贝的凤灵耳环,指认殷灵的意图不要更明显,夜罗刹跟邀月此刻都能猜到,北辰玄玥恐怕是在老宅找到的凤灵耳环,不然某人也不会对殷灵敌意满满,毕竟简灵老宅对于众人来说都具有别样的深意,这也是为什么老宅虽然年久失修却始终没有‘破坏殆尽’的原因,可如今却因为殷灵被毁了个彻彻底底。

  哪怕北辰玄玥已经拿出了最为关键的证物,殷灵依旧姿态从容,不曾流露出丝毫的惊慌失措,更别提惶恐难安了,殷灵微微勾了勾唇瓣,扬起一抹醉人心魂的幅度,她伸出纤纤玉指,指着北辰玄玥手中的凤灵耳环,四两拨千斤道,“我就说怎么我老是找不到另一枚耳环,原来它在你手里,可耳环又能证明什么呢?一定是我来过老宅吗?你怎么不认为是旁人先‘别有用心’地偷了我的耳环,再将耳环放在事发现场,栽赃陷害我的呢?”

  殷灵并不承认她跟老宅失火一事有关,反倒说自己的耳环早就丢了,此刻出现在平岑坳本就是他人精心设计的‘阴谋’,其目的就是为了将脏水望她头上泼,再让她背锅罢了。

  殷灵这话一出,邀月当即就冷哼道,“殷灵,你怎么不干脆说‘凤灵耳环就算出现在现场最多只能证明我来过,却不能证明我放火?’,这不是更方便吗?”

  邀月话音一落,殷灵恍然大悟地看着邀月,轻扯红唇道,“嗯,你倒是提醒了我,是哦,就算耳环出现在现场,也只能证明我有可能去过,但不能等同于火就是我放的,也许还有别的‘证物’,是你们没发现的,而那些‘痕迹’才是真正能够指认‘凶手’的……”

  虽然邀月只是用来‘嘲讽’殷灵,这才替殷灵想了一个‘托词’,但谁能想到殷灵居然真的‘顺杆爬’,重新提出了自己的‘质疑’,殷灵这态度自然越发刺激了北辰玄玥,北辰玄玥脸色漆黑如锅底,他目光凌厉地瞪着殷灵,语气生硬道,“殷灵,你不用强词夺理了,到底是不是你,你心里清楚,你现在的确可以狡辩,但等下有你哭的时候。”

  从北辰玄玥的表情来看,他可不是单纯地冲着殷灵撂狠话,显然是已经‘成竹在胸’了,面对北辰玄玥的‘警告’,殷灵依旧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,她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,语调平和道,“是吗?那我拭目以待。”

  殷灵这幅‘油盐不进’的样子让北辰玄玥越发气不打一处来,北辰玄玥恶狠狠地剜了堪比滚刀肉的殷灵一眼,而后就朝着路边走去,北辰玄玥并没打算把凤灵耳环还给殷灵,而是再度揣进了自己的口袋,而后拿出自己的手机,尝试着联络什么人。

  夜罗刹跟邀月始终都被北辰玄玥晾在一边,两人你看我,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王爷太难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秘密情缘老孙徐蓉蓉只为原作者盛达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达摩并收藏王爷太难混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