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仙尊这么一骂,女仙凝了下眉,但却仿佛不受影响,仍旧努力的弹奏这首曲子:“昔日诸仙君听此曲,我击节,诸仙君不乏和歌者,今日此曲不求和歌,只求诸仙能和气停手,不要再互相攻击了,可好?”

  青黎茉一脸激动,说道:“真没想到众仙云集大战,第一代的云上仙居然还有这般的气度,夏大哥,冲这不凡,我肯定她就是第一代的云上仙!”

  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是云上仙无疑,那就证明这一代代的云上仙,不知道何时变成了现在这一代云姑姑的样子了,看来这是一场计划好的阴谋,而这一代既然不能控制手中的苍穹咫尺和神道天兵,反倒是你们这一代可以使用,恐怕这里面很容易能够揣摩出什么来。”

  青黎茉却已经是全情投入到了眼前的回忆中去了,而我说话之间,他们那边该感动的感动完了,还在垂死挣扎,气急败坏的当然也有,比如东皇,因为越打越受罪,越是难以为继,顿时是把气全都撒在了奏曲的云上仙头上了:“我要将死,你还奏乐,是要庆我之死么?我这便杀了你!看你停与不停!”

  轰隆!

  天空一道天道惊雷顿时披落下来,要砸在云上仙的头上,吓得云上仙花容失色,乐声大乱!

  轰隆!

  结果这道惊雷还没打中云上仙,一道黑光已经在半空中拦截了惊雷,我顿时看向了黑光轰出的位置,发现竟是国殇仙尊:“桀桀……东皇息怒,咱们斗法,犯不上连累一个歌姬,你这等暴躁,我可以理解是垂死挣扎,但正所谓将死而善,东皇何必死前如此卑劣?”

  国殇这一阵保护,果然激起更多仙尊围在了云上仙的身边,一副东皇不喜欢他们喜欢的表情,当然是设下重重保护,要让这首催魂曲继续奏响,气得东皇是脸色铁青,而六道仙尊也是咬牙切齿。

  青黎仙尊知道其影响,看向了云上仙说道:“姑娘,今日之战与你无关,还请带上乐器离去吧,若继续在此,难免误伤,又无法让诸位仙君停手,何必为之。”

  “那我怎么才能让诸君停手?”云上仙急忙问道。

  青黎仙尊愣了一下,难以回答这问题,不过很快也有好事者笑了起来,开玩笑的说道:“除非能够以一力压天下,好比用此琴,让大家都心服口服,再难起杀伐之心。”

  一群仙尊顿时笑了起来,他们知道这不过是开玩笑的话,只是现在把东皇和青黎、六道都压住了,眼下正缺助兴的来庆祝这次大胜呢。

  “好,我试试便是!”谁知道这云上仙还当真了,拿着两把小金锤,立即又开始演奏起来,这斧头内里是一块透明的结晶,外表则像是糊了一些没清理干净的石皮,而高低起伏的坑洼,高处敲响时,声音则因低洼处震动回响而产生,这坑洼之处不少,数十个不同还是有的,所以音色组合之复杂难以想象。

  云上仙这一试,立即音色大变,曲声也变得更是跌宕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劫天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秘密情缘老孙徐蓉蓉只为原作者浮梦流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梦流年并收藏劫天运最新章节